首页海灵格介绍 个案工作坊
海灵格及海灵格学校名师课程安排2017年
在线填写报名表
 



《伴侣关系》家族系统排列微课分享
导师:格哈德(德国海灵格学校)


(微信群分享时间:2020年04月15日晚上7点-8点欢迎大家扫码入群)


  大家好!很高兴陪伴大家一同进入海灵格学校2020年第三期线上微课堂。我是海灵格学校的于彬,感谢各位群主为我们提供的宝贵学习机会。本次微课,我们邀请到的是海灵格学校资深导师格哈德·沃尔佩先生,格哈德老师是跟随海爷爷时间最久的学生之一。是海灵格学校首屈一指的专家之一。也是海灵格学校商学院商业管理与大决策专家。多年秉承海爷爷的衣钵,格哈德老师本次将为我们深度揭开办理关系的迷雾。课程大纲详见图片,下面请格哈德老师和乐竞文文翻译,展开今日的精彩内容。

 

  这一次我要讲的主题是:男人、女人、伴侣关系。关于伴侣关系,伯特·海灵格曾经说过:“伴侣关系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人的整个一生都与伴侣关系息息相关,婚姻、婚礼是我们生命时光中的最高潮。”当然,伴侣关系首先服务于生命的延续,但是对于这对伴侣来说,伴侣关系也是最要求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成长的地方。因此,与伴侣在一起幸福地生活,过上幸福充实的婚姻生活,也是我们最深刻的渴望。




「授课导师—格哈德介绍」


海灵格学校格哈德老师《伴侣关系》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

关于导师:格哈德·沃尔佩GerhardWalper

  格哈德·沃尔佩生于1956年,是一名专业教育工作者和治疗师,也是德国海灵格学校三大认证导师之一,布鲁塞尔让·莫奈大学讲师。他拥有属于自己的家族系统排列机构,他是伯特·海灵格诸弟子中最杰出也是经验最丰富的讲师。从1988年起就开始跟随伯特·海灵格开展工作,推动家族系统排列的发展,曾在德国为伯特组织了很多工作坊。他与伯特及苏菲海灵格的密切合作(将近30年),以及出色表现使他成为海灵格学校在全欧的知名导师之一。格哈德从2007年开始在海灵格国际营上授课,他在家族系统排列所有的领域都拥有独到的经验!尤其在2016年海灵格德国国际营上,格哈德老师受到现场中国学员的一致好评,被认为是海灵格学校最有魅力的导师之一。


  但是,这种幸福完全没有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许多伴侣都曾有过这样的经验,特别是当他们陷入危机的时候,但其实我们必须从一开始就认识到,危机也是属于这里的,是无法避免的。许多危机,对于一些在共同成长和共同生活中被卡住的那些伴侣来说,其实也是钥匙,他们的继续发展需要这些危机。有些时候,危机把我们推到边缘,使我们不得不问道:“我们要离婚了吗?”

 

  在与伴侣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们看向这些困难的情形,去探究这一切的背景是什么?在家族系统排列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这一切的发生的背后,在我们生活中那些困难的情形和问题的背后,常常隐藏着一种特殊的爱。在一切的背后都隐藏着爱,我们在试图把这份爱揭示出来。当我们和一对伴侣工作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呢?伴侣在离婚时没有对错,没有谁做错了什么,或者谁是过错方,所以在我们的工作中,从一开始就不会去寻找责任方。

 

  我们要看向的是,是什么在影响着这个男人或者这个女人?使他们不得不如此行事,不可能是别的样子,而不是去对他们说:“你做错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人都背负着来自他们原生家庭的纠缠,男人把来自他自己家族的所有的命运和纠缠带到伴侣关系当中,女人也把她那边所有的一切带到伴侣关系当中,而这对伴侣必须面对所有的这一切。

 

  纠缠都有哪些呢?例如,当一个人的父母中某一方缺失的时候,他常常会到伴侣关系当中去寻找缺失的那一方父母。例如,一位女士,她的父母中父亲是缺失的,他就会看向她的丈夫,在她的丈夫身上去寻找他的“父亲”;一位男士,如果他的母亲,是父母中缺失的一方,他就会在他的妻子身上去寻找他的“母亲”。

 

  我们常常可以看到,热恋的男人和女人在相爱的时候都拥有一个梦想,或者说是一个幻想。那就是我的伴侣可以给我所有我期望从我母亲或者父亲那里得到的一切,他/她是我完美的父亲或者母亲。男人对女人有这样的期待,女人对男人也同样如此。有时丈夫也可以代表“母亲”,而妻子也可以代表“父亲”,这就是相爱,因为实际上对方根本就不可能是那个“父亲”或者“母亲“。这些相爱的人们,或早或晚,都必须放弃这个梦想,热恋过去之后,爱才能真正开始。

 

  这种爱与热恋是有区别的!伯特·海灵格称之为“再见钟情”。我们常常拥有的那种幻相:例如,我的伴侣是完美的,能够满足我所有的愿望等等。(这种幻相)必须被一步一步地放弃,这是热恋的结束,也是爱的开始,爱对于我们有怎样的要求呢?在爱中,我们能够如其所是的,对对方说:“是的!”这种爱对我们是有要求的,她要求我们爱我们伴侣原来的样子,如其所是的,爱他/她原本的样子。

 

  现在我们看到了与父亲和母亲的初始的关系,对于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如果我们能够认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就会马上投射到我们伴侣的身上。我们就能够比较容易地对伴侣说出那句:“是的”。哪怕有时对我来说,这非常困难,哪怕如其所是的爱他对我来说是一种挑战,我也可以如其所是地认同他,对他说:“是的”。

 

  每一次危机其实都在帮助我们,当我们经历危机,最终不得不放弃些什么。例如,对我们伴侣的那些期待和要求,我们就能够更好地说出那句:“是的”,以更智慧的方式去爱我们的伴侣。而对伴侣这种更含蓄更智慧更无所求的爱,使一种更深刻的爱,成为可能,深刻许多。这是爱的灵性的一面,通过如其所是的认可,与对方一起获得共同的成长。

 

  但是在这条道路上有许多障碍。例如,伴侣中的女方被她家族中仇恨男人的女人们所吸引,感觉和他们在一个团体中。伯特·海灵格和索菲·海灵格通过他们的工作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实例,其中有一种情况被称为“双重转移”或者“双重移位”。例如,在祖父母这一代祖父酗酒,经常虐待祖母,使祖母深受伤害,家中的一个孩子,例如祖母的孙女儿,目睹祖父对祖母的虐待。对她的祖母说:“祖母,我将为你复仇,我在男人身上为你复仇。”

 

  她把从祖母那里承接的那种愤怒,发泄到其他的男人身上,特别是针对自己的丈夫,而这位丈夫实际上与这件事情毫不相关,这种仇恨由此从祖父母之间转移到了这个孙女儿的伴侣关系当中。我们必须把这样的事情揭示开来,这样这位女士就会被从复仇的角色代表中释放出来。例如,她可以看一下她的祖母,对她的祖母说:”亲爱的祖母,请让我自由地和我的丈夫在一起,虽然您拒绝男人,但是请同意我尊重男人,爱男人!“

 

  在男人们身上又是怎样的呢?男人们有谁与他家族中的某个女人相连接?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很难和别人建立连接,那是因为他已经与某人连接在一起了,就像结婚一样,连接在了一起。

 

  一个抓住母亲不放的儿子,会一直是一个“妈宝男”,没办法摆脱他的母亲,也许是因为他的父亲早逝,或者父亲与母亲离异,这个儿子单独在母亲身边长大。这样的一个儿子,需要有人支持他“摆脱”自己的母亲。这样,他才能自由地去朝向另外一个女人。当他还无法摆脱的时候,他就如同和自己的母亲结了婚,已经建立了连接的人就不是自由的。

 

  我们也常常可以看到一个男人,或者一个女人,在他们的内在是与某位死者相连接的。一位死去的兄弟姐妹父母或者祖父母中早逝的一方。这样的伴侣关系中,当他们想要朝向他们的伴侣时,他们内在的朝向死去兄弟姐妹的那份爱就会抓住他们。把他们从伴侣的身边拉走,这些是常见的使伴侣分离的纠缠。伴侣中的一方被他/她的原生家庭吸引,而另一方也为自己的原生家庭吸引。这样,他们就会离对方越来越远,他们会说,“我们不再相爱了”。

 

  为什么呢?因为朝向伴侣的爱不够强烈,不足以超越朝向自己家族中某人的爱。在同他们一起工作时,我们会支持他们放开与家族中某人的那种连接。比如,与一个家里人都很想念的,刚出生就死去了的兄弟姐妹的连接。人们可以与这样的死者再次告别,之后就可以自由地面对伴侣的爱了,完全的转向伴侣。这样的经历总是让人非常感动,这当中没有谁是过错方,那些把人们从伴侣身边拉走的力量如此强大,使人们完全无法与之对抗。牵引着人们分离直至离异。

 

  常常有些伴侣试图战胜这种分离的力量,但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如果是这样的话,人们也要对分离或者离婚认同。有些排列是为了帮助一些伴侣以好的方式分开,以对他们自己好的方式,也以对他们孩子好的方式,因为在离异中最受折磨的是我们的孩子,基本上他们是付出最多代价的人。大多数父母能够看到,也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他们知道,为了爱他们的孩子,他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符合伴侣关系中冲突的那种摧毁的力量,守护爱,守护家庭中那些值得珍藏的一切。

 

  这也是非常令人感动的!例如,在排列中让一对离婚之后的伴侣面对面站立,看向对方,看向站在旁边的他们的孩子,两个人都要对他们的孩子说话。那位妈妈说,“虽然我们现在分开了,但我曾经很爱你们的父亲!”父亲也对孩子说,“虽然我们现在分开了,但我曾经很爱你们的母亲!”他们相互看向对方,对对方说,“我们曾经非常相爱!”让我们珍藏这一切,此时人们往往热泪盈眶,孩子们也会哭泣,这是多么令人感动!这种连接多么期待被尊重,被珍藏!

 

  这样,即使父母离异,孩子也可以继续拥有父母双方。孩子对他们双方父亲和母亲有同等的需要,这是好的分离的目的。让孩子可以继续拥有父亲和母亲双方,这样父母也可以说,我们两人继续是你们的父母,虽然作为伴侣,我们分开了,但是我们还一直是你们的父亲和母亲,这一点不会改变。关于孩子的未来、教育、学校等等,他们也必须一起做出决定。为了能够一起继续做好父母,他们必须经常回忆起那份曾经的爱,因为即使这份爱已经成为过去,却依然作为他们孩子力量的源泉。而孩子们会马上感受到这一点,我们只需要想象,当一个孩子看不到他的母亲在离婚之后,很愿意回忆起他的父亲,并且说我曾经非常的爱他,孩子从母亲的脸上,看到这一切是对孩子的一种祝福;或者孩子的父亲的脸上,看到对母亲曾经的爱,也是对孩子的一种祝福。伯特·海灵格曾经说过这样一句非常美好的话,母亲要对孩子说:“我通过你继续尊重和爱着你的父亲;父亲也说,我通过你继续尊重和爱着你的母亲,这样爱就会在孩子心中继续。”


 

哈德中国行之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格哈德老师北京工作坊场景回顾
   
 

 

 

  相关阅读:

  1、海灵格新书《洞悉孩子的灵魂》经典语录摘
  2、海灵格谈财富(海灵格年会实录)
  3、再婚家庭中的秩序——摘自《心灵活泉》
  4、孩子认同前任伴侣——摘自《心灵活泉》
  5、海灵格让人受益的“伴侣关系”语录
  6、海灵格与助人有关的经典语录

  海灵格文章请点击进入文章专栏(阅读更多




   
常驻课程顾问:
    
课程顾问陈赞地老师微信
课程顾问苏云标老师微信
课程顾问陈赞地微信
课程顾问苏睿老师微信
 
     


 

欢迎关注海灵格最新动态及海灵格学校名师课程时间安排>>>>>



修思达二维码